智庫中國 > 

【四方快遞】沈豔:應儘快要求放貸機構披露真實年化利率

來源:北大國發院網 | 作者:沈豔 | 時間:2021-01-08 | 責編:申罡

文 | 沈豔 


2017年9月,借款人和某金融機構簽訂《貸款合同》,約定借款600萬元,貸款期限8年,貸款利率以《還款計劃表》為準,平均年利率為11.88%。還款方式為分次還款,《還款計劃表》載明每月還款本息額和剩餘本金額。但後來借款人發現實際利率高達20.94%,遠高於合同約定的11.88%,且放貸機構從未披露過實際利率,遂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放貸機構退還多收的利息88萬餘元以及佔用該資金的利息損失。一審法院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而二審法院根據《民法典》第四百九十六條規定,明確貸款人在與借款人,尤其是金融消費者訂立借款合同時,應當採用通俗易懂的方式明確告知實際利率,或者明確告知能夠反映實際利率的利息計算方式,並判定放貸方歸還多收的84萬元利息。


一審和二審宣判的轉折折射了一個廣泛存在的問題,就是甚至連一些司法機關公職人員也認為,只要借款方看到了具體的還款金額與期限表格,就應知曉真實借貸利率。但是現實中,負債者常常有困惑,就是我借的那麼多錢,為什麼感覺沒怎麼花就不見了?或者我明明努力還錢,怎麼就越欠越多了呢?


問題的核心是,借款人往往對真實利率沒有清晰的概念,也就對自己借款中實際能夠使用的資金沒有準確認識。例如豆瓣借貸者聯盟中一位負債者列出了自己的借款和還款計劃(表一)。他以為自己承擔的利率是用總還款除以分期本金的數額。比如2017年7月,他的分期借貸本金是457.95元,那麼分作9期、每期58.76元的話,最後總還款是528.84,那麼他認為自己每借用100元,這段時間的使用成本是15.48元。


表一 負債者負債狀況與他理解的利率

負債者忽略了一個重要細節,就是關於資金償付的具體安排。如果採取一次性還本付息,就是放貸機構給了他457.95元,約定他使用這筆資金9個月後歸還528.84元,那麼他這9個月的資金成本確實是528.84-457.95=70.89元。但問題在於,等額本息分期支付的情況下,他並沒有能真的有9個月時間使用到457.95元,而是每個月都在付款。


那麼他的真實利率怎麼決定他的分期支付金額的呢?假定這個真實月利率是R,如果沒有其他費用,此人2017年7月從放貸機構獲得了457.95元,到月底的時候他應該歸還的總額是457.95元加上應該支付的利息,就是457.95*R。然後他支付了58.76元,因此在2017年8月初,他餘剩要歸還的金額是457.95*(1+R)-X元。那麼他8月底要歸還多少呢?是上面這筆剩餘資金連本帶息的數額,這意味着之前的利息現在也產生了新的利息,如此循環往復到最終的第九期,也就是民間所説的“利滾利”要滾8次。


那麼這位負債者支付的實際利率是多少呢?利用網絡上很容易找到的實際利率計算器計算出真實利率在表二程序(這個計算過程涉及高中數學,感興趣的讀者可以跟我索取)。可以看到,這位借款者的借款利率基本都是在年化36%,也就是月息三分的邊緣的!


表二 負債者與他支付的利率

可以看到,這位負債者在2017-2019年間有頻繁借貸,而他自己恐怕並不清楚,他支付的利率一直都是接近36%的。


但負債者的成本可能不止於此。一些放貸機構放貸時,還會以各種名目收取管理費,產生民間所説的“砍頭息”。也就是説,負債者最初拿到的資金比約定的本金金額少,但是在分期計算的時候,還是按照約定的本金數額計算的。比如下面這兩個例子,第一個例子中,負債者計劃借款17000,但實際到手15741,分9期每期還2182.99元。第二個例子中,負債者計劃借款2萬,實際獲得1.8萬,24期分期,每月還2009元。這兩筆對應的真實利率分別是56%和120%!


回到上述《民法典》首案宣判。判決指出,


“本案中,《還款計劃表》僅載明每期還款本息額和剩餘本金額,既未載明實際利率,也未載明利息總額或其計算方式。一般人若不具備會計或金融專業知識,難以通過短時閲看而自行發現實際利率與合同首部載明利率存在差別,亦難以自行驗算該實際利率。因此,《還款計劃表》不足以揭示借款合同的實際利率。……以實際借款本金為基數計算利息是利息概念的應有之義,也是民眾從儲蓄存款等常見金融業務中養成的對利息的通常理解。在分次還本付息的場合,以剩餘本金為基數計算利息屬於常理通識。”


《民法典》首案宣判要求放貸機構明確借款利率,支持了借款人不必支付自己不清楚的利率的訴訟訴求,這是令人拍手稱快的進步。但這僅僅是個案。現實中,還有很多借款人不清楚自己實際支付的利率過高、從而無法從司法機關獲得相應的幫助。我國金融監管部門尚未明確要求金融機構在放貸時,能按照民間通俗易懂的方式表明借款者的實際支付利率,導致一些機構在放貸過程中,通過各種名目收取費用,變相提高真實利率,導致亂象叢生。


從國際經驗看,歐美等發達國家均有明確的監管規則,要求放貸機構明確真是貸款利率。美國金融消費者保護局(CFPB)公佈的TILA(Truth in Lending Act)法規B部分,不僅要求披露該信息,而且要求顯著書面標示。如1026節專門對信息披露的要求中指出,如“對於適用於§1026.40的相應信用合約時,要求披露相應金額或百分比比率時,年化利率(annual percentage rate)和相關費用(finance charges)條款應比任何其他要求的披露更為醒目。”又如在12 CFR Part 1026.24、關於廣告的監管中,指出“廣告中如果提及費率,應當標明為“年化利率”;如果借款後費率可能會增加,廣告也應當説明”。歐盟的《消費者信用法規 (consumer credit law)》也有類似規定。


在數字技術加快發展的今天,我國消費者的消費信貸可得性得到了極大的提升。這些技術改進對幫助一部分人實現了平滑消費、帶來福利作出了很大貢獻。但是,也要看到有相當一部分人由於不清楚實際借貸成本而承擔起不必要的債務負擔、陷入原本可以不落入的以貸養貸的債務陷阱。在金融消費的供需兩端均有大幅增加的情況下,有關部門出台充分、妥善、符合中國國情的金融消費者保護條例,對於提高金融消費者福祉,具有重要意義。《民法典》首案宣判的一個啓示可能就是,為保護金融消費者,建議我國監管部門儘快制定相關法規和辦法,明確放貸機構在放貸合同和廣告中,均應向公眾、向借款者明示真實年化利率。


發表評論